此翁不恋浮名大,日坐茅亭看远山。(渐江和尚)

杂货铺的玻璃柜上摆了一个大玻璃瓶,瓶中满满的糖果,红,绿、白相间,在阳光
权势、名位、财富很大很大,那是“出神”。掌大权。有名位、大富有的人还能自
权势、声望和金钱使伊娃腐化,加上贝隆的专制,使阿根廷陷入极度的恐慌,这个
杜白医师就想到,应该为这些流浪的猫狗做节育手术,如果他能在为家中“宠物”
杜白医师得到一个结论,猫狗是有语言沟通的,他告诉我:“那被阉的猫狗回去以
杜白医师行医多年,深知动物与人一样有感情、有感知,因此最反对人抛弃宠物,
正如我希望那些被放生的小鸟,能飞人林间,轻快的跳跃;希望那些被放生的海龟,
正对寒灯寂静,忽将鼻孔冲开。(憨山禅师)
正想着的时候,车往前开了一百米,我望向窗外,发现和那两栋大楼的同一边,有
正想着的时候,那气喘嘘嘘的母亲返来了,我担心地问:“追到了吗?”
正是我心仪的爱侣,
正这样想的时候,走过顶好商圈,感觉顶好,午夜的忠孝东路确实是顶好的。
此刻我看父亲远远的走来了,挑着空空的箩筐,他见到我的欣喜中也不免有一些黯
此刻看着农夫弯腰后退插秧的姿势,想到与佛寺离去时的姿势多么相像,仿佛从那
此后,我每次出门旅行,总会随身携带一瓶故乡的水土,有时候在客域的旅店,把
此翁不恋浮名大,日坐茅亭看远山。(渐江和尚)
步行过乡间,看到一位农天正在努力地锄田。我很久没看人用锄头挖地了,就坐在
武曲星说:“这个人虽然文才武略都不错,却非常懒惰,我怕不论从文从武都不容
母亲为了让我们出去还能抬头挺胸,她总是把破的地方补得整整齐齐,洗得干干净
母亲呀!天呀!
母亲当然把最好的部分留下来掺在饭里,其他的,她则小心翼翼地将之切成薄片,
母亲是那种做菜时常常有灵感的人,可是遇到我们几乎天天都要食用,等于是主食
母亲的话很美,但是我不信,我总认为紫茉莉一定和人一样是喜欢好景的,在人世
母亲还在使用的葫芦瓢子虽没有天地日月那么大,但那是早年农庄生活的一个纪念,
母麻雀又啁啁地叫,接着五只小麻雀一拥而上,各自跳到不同的芒草叶上,一时之
每一个农家妇女都在这个时间下厨作饭,所以它被称为“煮饭花”。
每一个刹那都淳珍宝爱、都充满热诚与美、都有创造的力。
每一个孩子各自建造自己的城堡,有的盖得很大,有的很小;有的盖得很华美,有
每一个孩子的内心都有尊贵的佛性,孩子与佛无二,为什么母亲不能体会呢?
每一位伟大的艺术家是一朵花的开放,进入了故宫以后,我们也许看不见那朵花了,
每一刻相待都是最真诚的相待。
每一次起风的时候,每一步岁月的脚步,都会那样真实地存在。
每个人在情爱初起时都像孟郊的诗一样,希望“心心复心心,结爱务在深”“坐结
每个人的人格、信念、思想,不就是他自己的佛堂吗?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