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,台北在公演白先勇小说《游园惊梦》改编的舞台剧

最近,台北在公演白先勇小说《游园惊梦》改编的舞台剧,我少年时代几次读《游
最近,我在故宫,曾仔细地站着欣赏几个象牙球,那些大小不一样的象牙球,即使
有一天,我的孩子倒瓜子要招待客人,突然惊呼:“梦被打破了!”一室诧然,才
有一天,我遇到那服装店的老板,问他:“你的房租什么时候到期呢?”
有一天,突然兴起这样的念头:到台北我曾住过的旧居去看看!于是冒着满天的小
有一天,舞狮、舞龙、放鞭炮,开了一家新的店,是一家小钢珠店,还附设电动玩
有一天,黄昏时从相思林散步回来,坐在窗前喝咖啡,突然看见六只麻雀飞来了。
有一家江浙馆里别出心裁,把这道菜叫做“白玉生吃”,让人想起白玉含在口中的
有一幕是:农忙时节,田里工作的爸爸和叔伯午前总要吃一顿点心止饿。点心通常
有一幕是:她叫我和大弟安静地坐在猪舍前面,她背着我最小的弟弟在洗刷猪粪的
有一年我到屏东乡下旅行,路过一座神庙,就进去烧香。抽签。
有一年暑假,我为了爱吃梨,跑到梨山去打工,梨山的早晨是清冷的,水梨被一夜
有一次台风前夕,我准备把阳台的盆景暂时移到屋内避难,结果在小门边看到一只
有一次听见牧师一直在说天堂多么美好,就想到:“天堂是不是到处都有面粉和奶
有一次和朋友提起,朋友是艺专戏剧科毕业的,他说起在学生时代,宿舍中有鼠患,
有一次在淡水,看着火红的夕阳消失以后,我就沿着河口的堤防缓慢地散步,竟意
有一次我们在日本料理店吃香鱼,一位朋友告诉我香鱼为什么可以连肚子一起吃的
有一次我在澎湖的海边度假,渔民们邀请我到海边去欣赏奇景。那一天,许多海豚
有一次我工作累了,睡到一半醒来,发现满屋都是金光,以为天已经大亮,推窗一
有一次我问父亲,基督教天主教到底与我们的佛教道教有什么不同呢?父亲漫不经
有一次赶火车要去见远方的友人,在火车站前被一位卖水仙花的小孩拦住,硬要叫
有一次,听台湾著名的宠物医生杜白说到一件真实的事。
有一次,大安禅师在街上捡到一条小流浪狗,已经奄奄一息了,他对元晓说:“这
有一次,带家里的狗看医生,坐上一辆计程车。
有一次,我与爸爸同行,不巧遇到挑水肥的人,我不敢跑开,只好捏着鼻子把头别
有一次,我到新加坡的印度庙去,那是下午五点的时候,他们正在祭拜太阳神,鼓
有一次,我到瑞士旅行,在卢桑的湖里,看到一大群的天鹅,游到木桥边向游客乞
有一次,我和一个买古董的人蹲在小摊前看一尊魏晋的铜佛,他突然严肃的对我说:
有一次,我和妻子到香港,正是天津雪梨盛产的季节,有很多梨销到香港,香港卖
有一次,我和父亲搭火车到台北,吃饭的时候,爸爸一口气吃了两个铁路便当,令
有一次,我坐在书桌前,看到书房的字纸篓已经满了出来,有许多是我写坏了的稿
有一次,我坐在新加坡最古老的酒店“莱佛士酒店”喝咖啡,酒店的花园里种满了
有一次,我还看到在市场乞讨的乞丐,也来排队买馒头。(确实,六元一个的馒头,
有一种春天开的花,名字叫作“含笑”。
有一群孩子在海边玩耍,他们用海边的沙堆成沙堡。
有一群弟子要出去朝圣。
有一阵子我有记梦的习惯,每天睡醒把梦写在床头的笔记本上,因为梦飞逝得太快,
有了好的附加价值,使钻石活了起来。
有了心的风铃,生命即使走过了,也会留下动人的痕迹。
有了摩托车汽车,人们不再走路,付出痔疮、中风、高血压、心脏病的代价。
有了核能,人们丧失了自然的资源。
有了洗衣机,人们不再劳动,付出了骨刺和坐骨神经的代价。
有了电视,人们不再敏于思想。
有了电话,人们付出了自由的代价。
有了真正深沉地爱,才能像蜂蜜一样,中边皆甜,从最广大到最细腻都能欢喜的爱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